• 您好,欢迎来到江苏燃气网 今天是:
 
学习课件下载
鐕冩皵淇℃伅

暴跌,疫情,中美能源贸易将走向何方

发布日期:2020-04-23    阅读次数:171次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前所未有,也冲击到2020年1月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发展前景。
按照2月中旬生效的协议,预计2020年,中国将从美国购买价值770亿美元的商品,包括农产品和能源产品、服务和制成品。其中,能源产品不少于185亿美元。

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美方商业界人士包括一些专家均表示,协议内容已经不可能如期实施。


美对华能源出口成焦点


4月3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采访时表示,中美双方正在努力落实第一阶段协议。重点提到两个信息,一是中国仍在从美国采购一些农产品,二是中方正在取消外国公司进入中国金融市场面临的一些限制。在为期2年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金额中,能源产品实际上占1/4多。因此,能源贸易额能否如期实现,将直接影响到中美经贸关系发展。

1月15日,中美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根据该《协议》,2020~2021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产品金额为524亿美元,能源产品占新增进口总额的26.2%。作为一种重要的原材料,能源涉及到很多工业产品,有的学者甚至认为加征关税覆盖的能源相关产品甚至占比超过80%以上。根据该《协议》英文版说明,协议中提出的“能源产品”是一个比较小的统计口径。我们用的是比较窄的定义标准,主要以中国海关数据中的第27章(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为主。

从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数据看,2018年,美国对华出口的原油与LNG合计达到59.3亿美元,占当年美国对华能源产品出口额的56.3%;2019年,美国对华出口的原油与LNG合计约为28.2亿美元,占当年美国对华能源产品出口额的68.5%。其他主要对华出口能源产品是石化产品,以液化石油气和石油焦为主。在2018年8月中国进行第二轮加征关税之后,美国对华石油焦的出口相对来说是基本稳定的。而这也是2020年1月中美新贸易协议(英文版)中点名要求中国在今后两年增加进口的石化产品之一。

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6~2019年间,在中美能源产品贸易中,中国对美出口的变化比较小,而中国自美国的进口变化幅度则非常大,2017年比2016年增长29.2倍,达到72.4亿美元。


在中美双边能源产品贸易中,进出口非常不平衡。2018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额是对美国出口额的8.6倍。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产品占中国从美国进口总额的6.9%,2019年下跌至3.4%;有机化学品(多数为能源相关产品)的进口占比,从2018年2.5%略下跌至2019年的2.4%。按照“能源产品”窄的定义计算,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产品及其相关产品的贸易额占中国从美国整体的进口额超过10%。那么,按照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安排,截至2021年12月31日,这一比重将被提升至26%,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疫情打乱新经贸协议

新冠疫情暴发后,全球经济形势前所未有恶化,消费需求大幅度下降,导致油价下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的能源产品出口额实现预期目标难度很大。

随着疫情的进展,各方不断更新对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下跌的评估。未来,大概率经济可能还会下降,由此导致能源消费也将大幅度萎缩。


4月3日,亚开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被拉低至2.3%,2021年有望恢复至7.3%。4月14日,IMF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为1.2%,2021年将上升至9.2%。在当前疫情发展仍在恶化的前景下,中国能源消费将大幅度下降,国内进口额虽然因合约不会同比例下跌,但进口动力和实际效果也将大不如以前。


当前,美国成为新冠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占全球感染人数的1/4多。美国何时能控制住疫情还不能完全确定。根据估算,美国在2-3月抗击疫情中的经济损失约为2.14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10%),这与特朗普提出的经济刺激计划所涉金额几乎一致。美国经济活动锐减对原油的冲击远大于天然气,原油和天然气出口价格均暴跌。


4月13日,“欧佩克+”达成减产970万桶/天的协议,这大致相当于2020年需求量萎缩的一半左右。协议达成之后,原油期货价格有所抬升,但投资者对协议达成提振油价的信息持谨慎态度,多数认为减产协议还不足以确保价格长期反弹。随着全球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衰退,能源价格波动的不确定性也将前所未有,这将进一步冲击能源企业的投资安排。联合国贸发会在3月底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全球FDI流量将减少40%,其中受冲击最严重的前3个行业分别是能源和基础材料行业(能源行业为-208%,近期油价下跌造成额外冲击)、航空业(-116%)和汽车业(-47%)。

按照美国能源署4月7日发布《短期能源展望》报告的预测,2020年,布伦特原油均价为33美元/桶(1-2月份价格较高,但下半年为30美元/桶),2021年上升至46美元/桶,而2019年的价格为64美元/桶。该报告还推测,美国将在2020年第3季度恢复成为原油和石油产品的净进口国并持续至2021年底。因此,短期来看,美国能源出口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也有所下降。

从价格角度审视,2020年美国对华出口原油的金额也将大幅度低于2019年底的预测值,中美经贸第一阶段协议中的能源贸易金额也很难实现既定目标。当然,美国对华能源出口中还包括一部分化工产品,这部分贸易的潜力仍很大。由于新冠疫情仍在扩散中,中美双方需要重新审视这部分能源相关产品的贸易。

能源贸易能否成为稳定器

改革开放以来,中美能源合作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但双边能源贸易直至最近才成为中美双边经贸关系中的核心议题。


第一阶段,中国通过加强与美国的能源合作获取能源开采技术,以便换取外汇。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是全球重要的原油出口国之一,提升勘探能力和增加产能是主要目标。即便在中国成为能源净进口国之后,这一基本政策框架仍未改变,不过能源议题并不是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合作的主要议题。

第二阶段,从1999年中美签署能源环境协议开始至2006年底。1999年4月,朱镕基总理访问美国期间,中美在能源和环境领域签署了一系列合作与贸易协议,被认为标志着重启中美之间正常的技术贸易合作。朱镕基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时表示,希望美方开放出口,转让技术,以便改善中美两国贸易平衡。中方开始认识到能源对减缓中美贸易失衡的作用,但美方的关注点主要在,中国崛起带来的能源进口需求激增,因而可能影响到美国的能源供应安全问题。

第三阶段,2006-2016年,以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为机制,能源话题已经成为中美关系中的核心议题,但此阶段的中美能源合作主要侧重点在技术层面,清洁能源合作和能源效率等成为中美经贸关系中的重要议题。

第四阶段,以能源贸易投资合作为主。尽管2015年美国国会开始解禁能源出口限制,但对华出口主要始于2016年,并且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得以强化。特朗普政府为化石能源产业松绑,回到传统的油气产业上。在页岩油气革命推动下,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加速了美国化石能源生产,并快速跃升为全球最大的油气出口国。

在贸易战暴发之前的第三阶段,中美能源合作已经取得很大成效。在2015年6月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气候变化和能源合作”成为中美合作框架的8个组成部分之一,列第三位。2016年6月举行的第八轮(也是最后一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维持了第七轮的成果清单框架布局,还单独列出了第九个板块——“双边能源、环境、科技对话”,包括已经举办六届的中美能效论坛、中美油气工业论坛、煤炭清洁发展论坛等。虽然主题集中在清洁能源技术合作和稳定全球能源供应方向上,但双方在能源领域构建合作机制的姿态是很明显的。

如果能够沿着2006年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以来的思路,那么美国成长为中国的主要能源进口来源国也是可以预期的。但是,贸易战的暴发阻止了这一发展前景,目前中国已经停止了从美国进口LNG和原油。从更广阔的视野看,中美贸易战已经从贸易扩展到技术、金融、文化领域,甚至局部的意识形态领域,多数人并不看好疫情后的中美关系发展前景。中美关系的基本局面将决定性地影响能源贸易,中美经济关系中的现实主义逻辑比以往更加明显。

从长期而言,中国成为美国能源的主要买家仍可期待。美国有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出口国的潜力,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全球前列的能源及相关产品进口国,因此从供需角度而言双方的共同利益足够大。挑战在于,中美关系的大局正在受到美方的极大挑战。那么,中美能源贸易能成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吗?这需要双方真正从长远战略角度审视中美关系,考虑能源转型对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重要意义。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 TOP


网站首页 | 主办单位 | 政策法规 | 技术标准 | 燃气信息 | 教育培训 | 专业论文 | 燃气百科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中央路214号  电话:025-83110309   传真:025-83110309  邮编:210009  E-mail: xiaodawei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2016江苏省燃气网 版权所有 信产部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2007138号-1